陝西日報

牢記諄諄囑託 奮力譜寫陝西新時代追趕超越新篇章

走,乘東風,到大西北去!

——航空工業西安飛行自動控制研究所西遷記

作者:呂揚

發佈時間:2020-08-18 08:32:25

來源:陝西日報

20世紀50年代中期,隨着新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實施,旨在改變一窮二白麪貌的工業建設在全國大規模展開,開發建設大西北形成熱潮。一批來自各行業的西遷人遠離故鄉、不計名利紮根大西北,為陝西、為西部、為國家的經濟恢復發展和共和國的不斷壯大作出了重要貢獻。

西遷,這個因特殊年代而誕生的詞語,詮釋着西遷人愛國、忠誠、奮鬥、奉獻的故事,挺起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堅毅不屈的脊樑。60多年過去了,西遷人紮根黃土地,枝繁葉茂,創業奮鬥的精神薪火相傳。航空工業西安飛行自動控制研究所便在這股西遷洪流中,默默為國家航空國防事業奉獻着。

哪裏有事業,哪裏就是家

今年4月22日,航空工業西安飛行自動控制研究所,這個被叫作618所的院內因為一個消息顯得有些不比往常。

這天,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西安交通大學考察,和西遷老教授親切交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西遷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精髓是聽黨指揮跟黨走,與黨和國家、與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具有深刻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對‘西遷精神’的充分肯定,讓我們感到無比自豪和振奮。”618所負責人説,西遷60多年來,618所幾經搬遷,紮根陝西,創新開拓,哪裏有事業,哪裏就是家,618所航空人沒有辜負黨和國家的期望!

“走,乘東風,到大西北去!”已經83歲的王德金老人依然記得1958年從北京西遷時,同志們在單位貼出的這個標語。

“在北京的時候,我們在德勝門裏二機部四局院內的一棟樓裏辦公,環境非常好,雕樑畫棟,小橋流水,我記得水裏還有很多魚呢。”618所首任所辦主任王德金回憶説。

618所的前身是二機部四局航空儀表設計室(代號為第三研究設計室),主要負責獨立自主開展軍用飛機的航空儀表設計工作。設計只有和工廠緊密結合,不斷試驗才能製造出合格的產品。此前,在蘭州費家營,一個代號242的工廠也剛剛建起。在“通過試生產,促進建廠任務迅速完成”的指導思想下,1958年12月,四局決定儀表設計室全體遷往蘭州,與242廠結合,以加速研製工作。

“接到西遷通知,大家都是無條件服從。那時,人們只有一個想法,國家需要我們到哪裏,我們就在哪裏安家。”王德金充滿自豪。

“剛開始的時候,242廠在河灘地建的廠房,周圍一棵樹也沒有,颳起風來風沙打在廠房玻璃上,唰唰直響。” 81歲的劉紀民老人回憶説,那年,他畢業去北京單位報到,被告知要去蘭州實習。“到蘭州報到時,242廠有人告訴我説,還實習什麼呀,你們單位都遷過來了。”劉紀民笑着説,每一個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沒有理由不去報效國家。

和劉紀民有同樣經歷的還有詹毅和王家駿。他們畢業後分到了第三研究設計室,滿懷喜悦地訂好了去北京的火車票。

“還沒有上火車,就接到通知讓我們直接去蘭州報到。”詹毅説,“我和王家駿到了蘭州,卻找不到單位,打聽了幾個政府部門也不知道。經過一番周折,我們想到去郵局查查自己的檔案寄到哪裏了,才知道檔案寄到了242廠,這才算找到了單位。”

從“一張白紙”到自主設計製造

那時,蘭州的生活條件十分艱苦,每人每天只有7兩糧的定量,但是大家仍在加班加點工作,加班時捧着一杯開水充實自己空虛的胃,工作勁頭一點都沒減。採訪中,老人們回憶着。

“當時,生活的艱苦程度是今天的人們無法想象的。” 楊鳳英和愛人李樹桐接到西遷蘭州的通知後,將6歲半的兒子、3歲半的大女兒和1歲半的小女兒交給婆婆,把被子、枕頭和幾身換洗衣服打成揹包,義無反顧出發了。“後來,我們又遷到閻良。安頓好後,婆婆帶着三個孩子就過來了,小女兒見了我還叫阿姨呢。”楊鳳英笑着説。

那時中國的航空工業機載儀表專業還是“一張白紙”,硬是讓他們蹚出屬於自己的路。

“當時不少國外引進的產品都很貴重,裏面用的貴重金屬多,比如説鎳。但我們國家的稀有金屬比較稀缺,我們就從實際出發,設計更適合的產品。”時永流老人回憶説。

“我參加的第一個項目是設計飛行模擬器的轉枱。當時外部環境不好,但我們沒有停下研製的進度,一鼓作氣做出來了。”提起多年前的項目,80多歲的老人王小培眼中仍閃耀着喜悦的光芒,“後來我們又做出了電動、液壓轉枱,研究出了激光測角儀、數模測角儀。”老人如數家珍般談起自己參與研究的一件件產品。

由於242廠有仿製駕駛儀的生產任務,加上工廠初建,缺乏搞科研的條件,房舍也十分緊張,第三研究設計室借住工廠的“半邊樓”,住宿和工作都在一個房間。晚上睡覺,白天捲起鋪蓋就在牀板上工作。在這種條件下,大家憑着滿腔熱血和報國熱情,突破了技術瓶頸,硬是設計製造出了中國自己的飛機自動駕駛儀。

1959年6月,第三研究設計室調研後向四局提交報告。報告提出:“為使航空儀表研究設計工作能及時、快速的發展,為減少國家投資,利用閻良空軍第十一航校搬遷後留下的大量房屋建築,三室遷到閻良是適宜的,搬去就可開展工作。”

三次搬遷,多個行業第一

1960年畢業於北京航空工業學校的汪德才,因學習優秀,畢業當年被學校領導挽留留校任教。但在四個分配選項中,他把留北京作為第四志願,第一志願選擇了去蘭州費家營。

“我都買好火車票了,卻沒有去成蘭州,而是直接去了閻良。那時候,大家都鉚足了勁頭,想着早一點拿出產品,建設空軍。”汪德才説。

1974年,首都機場要安裝引進國外的飛行模擬器,汪德才奉命帶隊去北京完成安裝調試。剛開始,一切還都順利,後來外方技術專家説中國的電源系統不合格,需要再買他們的電源系統。

“你説不合格就不合格了!”汪德才他們沒被牽着鼻子走,找來國內相關專家做了多次測試,發現中國的電源系統各項指標都合格。於是便向上級彙報,與外方開始談判。

“談判前,上級領導給我們打氣——中國人要有中國人自己的氣派!”汪德才回憶着當時的情景,“那次談判,贏了。不用再買他們的電源系統,也給國家省下了外匯。”

時光荏苒,60多年過去了,在黃土地上紮根的西遷大樹已然根深葉茂,幾度春秋,歲月滄桑,當他鄉已經變成故鄉,那些鄉音未變卻鬢髮皆白的人們依然初心不改。

隨着閻良所區人員不斷增加和科研生產能力的不斷髮展,為了適應國家航空儀表、自動器研製工作的發展需要,從1965年7月開始,618所陸續遷入户縣李家莊,工作條件也越來越好了。

從1958年至1965年,從北京到蘭州到閻良再到户縣,從設計室到研究所,從十幾人到上千人,從幾台設備到上百台設備,前後歷時8年,完成三次大規模的搬遷,618所人克服重重困難,創新和創造了機載行業的多個第一:先後研製出新中國第一套自動駕駛儀621自動駕駛儀、新中國第一套機載全狀態慣性導航系統523慣性導航系統、新中國第一台高精度液壓三軸飛行模擬轉枱664A,先輩們為祖國的航空事業奉獻了最美的青春年華。

如今,618所已是一所三地的運行模式,擁有先進的導航、制導與控制技術研發能力,今年的產值即將突破60億元。618所工作環境的變化,也正是共和國幾十年來不斷髮展強盛的真實寫照。記者 呂揚

責任編輯:袁夢初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bl.xn--riq96sw5sh5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