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國界,面向祖國

作者:孫亞玲

發佈時間:2020-09-30 14:45:38

來源:陝西日報

東方發白,是在早晨的五點半,這裏比西安早了一個小時。

吃完早餐,導遊就催促大家趕快上車,説是早點走,免得中午氣温太高。

早就聽説過德天跨國瀑布,但總是無緣一睹其真容,要不是因為颱風不能上潿洲島臨時改變路線,瀑布不在這次旅行計劃之內。

我們所乘坐的大巴車在324國道的崇山密林中行駛。車窗外,羣山如鋸齒般排列着,橫看成嶺側成峯,遠近高低各不同。海拔不超千米植被茂密,鬱鬱葱葱的總也望不透,油汪汪的綠得晃眼,加上連日雨水的沖刷,一切都乾淨透亮,無塵無染。透過玻璃看着窗外柔美明麗的風景,心裏那些曾經的若有若無,得到了暫時的釋懷和舒緩。

德天跨國瀑布位於廣西壯族自治區崇左市大新縣碩龍鎮德天村。屬歸春河上游,千百年來,它靜靜地流向越南,又倔強地折回廣西,因此當地人叫它“愛國河”。

不管曾經流向哪裏,不管曾經去了哪裏,但最終在碩龍這個邊陲小鎮,它蓄積了遠遊後的所有力量,瞬間爆發,衝破千巖萬壑的封鎖,衝出高崖綠樹的阻擋,一瀉千里,如千軍萬馬般雄赳赳氣昂昂奔向中越兩國邊界。

它是大自然神奇的造化,浩浩蕩蕩似銀毯垂墜的歸春河水從距中越邊境53號界碑約60米高的山崖上跌宕撲來,注入潭中,撞在石上,飛流直下,水花四濺,似雲似煙,水霧迷濛,打濕眼瞼。遠望如錦緞垂天,近觀似飛珠濺玉,透過陽光的折射,旖旎盤旋,五彩繽紛。德天跨國瀑布是東南亞最大的天然瀑布,它與越南的板約瀑布連為一體,中間由一塊黑色的中越界碑分開,掛於兩側,嫋嫋婷婷,攜手而立,經年累月,各自演繹着屬於自己雄壯豪邁的歌曲。

因河水猛漲,平日裏把歸春河面犁開條條波紋的竹篷遊船這時都由一條麻繩束着泊在河邊。我原想請父母乘遊船“出”一次國的,但很遺憾未能如願。

父親一邊看着瀑布一邊説:“外國有啥好的,你看板約瀑布幅面既不氣勢也不雄偉,落差既不蕩氣也不迴腸,聲音既不磅礴也不響亮,我才不去呢。”説話間還很神氣地瞅了我一眼。我心想,這老頭,和這歸春河一樣,都屬於“愛國牌”的。

剛才還陰沉沉的天,這時卻透亮了,陽光從雲層裏闖了出來。河面水色因遠處羣山環抱的映照,碧綠中透出幽藍。周圍來自五湖四海的遊客説着南腔北調,穿着各式各樣的服飾,舉着手機,擺着各種姿勢拍照。

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小姑娘站在迷濛的水霧前自拍着,身材高挑臉面白皙,穿着簡單而又漂亮的白色連衣裙,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地望着河對岸,飽滿的臉蛋圓潤、甜美。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腰似春江如金帶,低首秀髮系玉湖,巧笑顧盼,眉目傳情,人在景中,景在畫中,很是好看。

水霧隨風飄灑到臉上,涼爽舒坦。沿着水泥台階上到商業街,文旅商店裏賣的大都是印着越南文字的膏藥、香水、果脯和檀木小把件。

女兒的膝蓋曾經受過傷,對店主所講解的神奇膏藥的特別療效很感興趣,剛舉起手機準備掃碼付款時,父親輕輕拉了一下她並使着眼色讓我們離開。他把手放在我耳邊做遮擋狀小聲地説:“不要買這些東西,中國好膏藥多得是!”我一時哭笑不得,但也不得不聽他的“忠告”,叫上女兒向500米外的邊境走去。

十二點的太陽毒得要命,火焰般潑了下來,火辣辣地曬得人分不清男女老少,都是黑紅黑紅的臉。身上的衣服前心濕到後背,汗水浸得臉蛋生疼,就連耳朵都被炙烤得像張紅紙,眼睛雖隔着墨鏡也被陽光刺得眯成一條細縫。我拉着年近八旬的母親的手,急急向紅色箭頭所指的50米處遊客中心走去。女兒年輕跑得快,早已到了陰涼處,向我們招手,喊着我們快走幾步。

遊客中心兩邊的仿古建築木屋內賣着廣西當地特色小吃和旅遊紀念品,中間留有20米寬的走道,遊客可以站在這裏望見由一條黃白相間的警戒線隔開了的對面越南境內的羣山,山勢沒有兩樣,只是各自的山峯頂端都傾向自己的國家,大自然真是神奇。

我拉過父母,想給他們拍一張合影,但父親卻指着“禁止拍照”的牌子説:“不能拍照,咱得遵守國家規定。”值勤的工作人員聽見父親的話後,指着旁邊軍綠色圍牆對我們説:“你們只要不拍這裏的軍事基地就可以。”

父親認真地整了整衣服,卸下帽子捋着花白的頭髮,把背在身後印有毛體“為人民服務”字樣的綠色帆布包拉到胸前,牽着母親的手,兩人站得端端正正。我往後擺了擺手,示意父母走到國界警戒線最邊邊的地方,抬手指向越南。父親卻很固執地站在離國境線30米處對我説:“記住,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得背靠國界,面向祖國。”

責任編輯:同海怡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bl.xn--riq96sw5sh5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