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慢品唐人詩

作者:孔明

發佈時間:2020-09-30 14:47:14

來源:陝西日報

中秋節,讀幾首唐人吟月詩。美哉!美哉!

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

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年年中秋,年年滿月,年年秋思。人怕中秋月怕半,這“怕”字裏還有一半是盼吧?嫦娥奔月,后羿思親,“盼”字裏又有了思吧?有思就有詩,不吟誦不等於心裏就沒有。王建心裏有,就是這首望月詩。唐代的某一箇中秋月夜,王建不知身在何處?詩人自注:“時會琴客。”不知琴客為誰?分明是自己先生秋思,故而才作如此推想:是日是夜,多少雙眼睛在仰望呢?多少顆心在想呢?各人的心思,各人的心情,自然是各人的感覺。誰思誰呢,思者知道,被思者知道嗎?千古之嘆,至今還是一樣的味道!

李樸《中秋》:

皓魄當空寶鏡升,雲間仙籟寂無聲。

平分秋色一輪滿,長伴雲衢千里明。

狡兔空從弦外落,妖蟆休向眼前生。

靈槎擬約同攜手,更待銀河徹底清。

觸動我心的是“平分秋色一輪滿”和“更待銀河徹底清”。一輪滿月,兩處看着,自然是平分秋色了。然而,秋色也者,能你一半我一半嗎?蘇軾説“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共同擁有比平分秋色更感人心懷。“靈槎擬約同攜手,更待銀河徹底清”,一直是古往今來人的夢想,也一直是千古不變的痴心妄想!人世間,幾人能夢想成真?幾人能如願以償?李白把酒問月,也沒有問出個所以然來。

白居易《八月十五日夜湓亭望月》:

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園邊。

今年八月十五夜,湓浦沙頭水館前。

西北望鄉何處是,東南見月幾回圓。

昨風一吹無人會,今夜清光似往年。

讀之、誦之,總有恍若隔世之感,總有天上人間之感。同是八月十五日夜,環境不同,心境自然不同。去年還在首都長安曲江池畔杏園邊上享樂夜宴,今年卻被貶江州,委身他鄉,此中滋味,如何道哉!此日此時,怎比得彼日彼時?人生如此,豈白樂天一人哉!即使同年同月同日,同一個滿月之下,人心是否相同呢?然而“長安一片月,萬户搗衣聲”,思親的心情還是一樣的。

杜甫《八月十五夜月》:

滿月飛明鏡,歸心折大刀。

轉蓬行地遠,攀桂仰天高。

水路疑霜雪,林棲見羽毛。

此時瞻白兔,直欲數秋毫。

明月太明瞭,水面太白了,連林裏宿鳥兒羽毛都歷歷在目,連玉兔的秋毫都可以一根一根地數了。太誇張了,也就太美妙了!現實主義的杜甫浪漫起來並不遜色於浪漫主義的李白!

杜甫《月夜憶舍弟》:

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

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

天各一方,無可奈何!思念弟弟,只能仰望明月了。“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他鄉月明,如何能與故鄉相提並論?一個“白”字,一個“明”字,故鄉之美盡矣,遊子的思念卻一言難盡也!杜甫之心,亦天下人之心!

皮日休《天竺寺八月十五日夜桂子》:

玉顆珊珊下月輪,殿前拾得露華新。

至今不會天中事,應是嫦娥擲與人。

快哉!快哉!難得!難得!難得詩家好心情,一直感人於今。中秋月夜,如此這般最好!

張九齡《望月懷遠》: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自古賞月,相思最美,卻也最容易惹人傷感。明月滿圓,人不團圓,仰望滿月,能不浩嘆?有情人天各一方,固然相思難耐;咫尺天涯,相見時難,相思滋味,情何以堪!

此夜、此月。當下最美,珍惜、珍重,不言而喻!

責任編輯:同海怡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0 by bl.xn--riq96sw5sh5e.com. all rights reserved